-->
(资讯)【艺术】受到同志崇拜的歌剧女伶
对本文使用道具点击此处可在线向本栏目投稿
点击次数:
本站发表: 2013-10-22 17:10
最后编辑: 西村渔父
最后编辑: 2013-10-22 17:58

阅读推荐

【艺术】受到同志崇拜的歌剧女伶

(作者或来源) 西村渔父

(信息来源:微信杂志“欧洲文艺”,微信号Europa-kultur)

卡拉斯是早已香消玉殒的二十世纪歌剧传奇女伶,但多年来她的形象被同性恋者所崇拜

 

1977年,世界一代歌剧女王玛利亚·卡拉斯在她巴黎的豪华公寓离世。著名指挥家卡洛·玛利亚·朱里尼在巴黎公寓见到了她风韵犹存的遗体。朱里尼说歌剧女王仿佛像熟睡了一般,就像在舞台上刚演完了一部悲剧那样。这也应该是她最好的结局在最美丽的时候死去,然后化作灰烬。用她的话说,“不做寄生虫”。除了艺术界的朋友之外,没有家人出席她的葬礼。最后,在全世界的注视下,希腊海军把她的骨灰撒进了她祖国蔚蓝的海疆爱琴海。她的一生,本身就是一部古希腊式的悲剧。

 

这 位祖籍希腊,美国长大,在意大利走红的伟大歌唱家,生前多少纠葛,在她身后四十多年的时间里依然成为人们的谈资。她与希腊船王奥纳西斯的爱情让世人艳羡, 然而负心郎抛弃艺术家,迎娶美国总统肯尼迪遗孀杰奎琳,让世人唏嘘,更加让艺术界震怒。卡拉斯为情人放弃了艺术事业,也为情人醋意大发,最终的结局是孤独 终老于花都巴黎。有人说她是伤心而死,有人说她被暗杀,也有人说是她药物过量致死。

 

这位性格刚烈的女伶,到现在无论是歌唱家、舞台艺术家还是八卦记者,依然是各类人群的关注对象。在这么多人群中,她的艺术和个人形象,居然也被同性恋群体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受到崇拜。她在悲剧角色中入木三分的演绎,让很多受到社会排挤的同性恋者找到共鸣,她典雅时尚的造型也符合同性恋群体的审美标准。

玛利亚·卡拉斯,本名索菲亚·卡洛斯,后来改名为玛利亚·卡拉斯。她生于二十世纪初随同母亲移民到美国的希腊难民家庭。

 

自 幼就显现出音乐天赋的卡拉斯跟母亲关系非常恶劣,因为她母亲用自小就用很严厉的手法让她锻炼嗓音,期盼她早日名成利就。可以这样说,她的天赋是被母亲打骂 中逼出来的。对于卡拉斯来说,家庭很少有温暖的时刻。后来,她与自己的家庭完全断绝了联系。与家庭的恶劣关系,也是同性恋者在她身上找到共鸣的地方。

 

然 而,成年后的卡拉斯继承了母亲渴望成功的野心。深度近视,体型庞硕,声音巨大,是卡拉斯早年给人们的印象。她的声音高亢凌厉,在排练的时候能够把鹦鹉从枝 叶上震下来。人们都把暴躁、狠毒、善于算计的坏女人角色安排给她饰演,例如威尔第的《纳布科》中的坏公主,和《麦克白》中教唆毒计的贵族夫人。然而,宽广 高亢的嗓音也为她带来了不少女英雄的角色,例如瓦格纳的《女武神》和《阿依达》中的非洲女奴。这个时候的卡拉斯体型就像是一只雪糕筒,体型丰硕,四肢粗 壮。她野心勃勃,脾气暴躁,仿佛以后注定是饰演戏剧女高音的头号花旦。

 

然而,唱好歌剧并非是她唯一的野心。传统意大利歌剧都是由体型庞大的肥女高音演绎。卡拉斯自己也已经发福,然而卡拉斯之所以是卡拉斯,是她有决心扭转这个局面。在1953年,卡拉斯用短短一年时间里减去了36公斤体重!人们无法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,否则她肯定可以写出一本畅销的减肥宝典,而且这种激烈的减肥方法没有危害到她的嗓音和身体健康。

 

卡拉斯终于从一个胖女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风姿卓绝的时尚美女,她登上了纽约和巴黎的时尚杂志,她的苗条体型和优雅的衣着品味受到人们的热捧。到了这个时候,几乎所有意大利歌剧的角色都为她敞开了大门:从为爱痴迷的少女,到不谙世事的村姑等角色,都落入了她的手上。

 

卡拉斯为歌剧舞台带来革命性改变:演绎歌剧不只是唱得好,也要演得好。她的表情和 歌声一样具有表现力,能够真正打动坐在观众席上的人们。然而她受到同性恋者欣赏的则是她演绎的悲剧角色。卡拉斯是天生的悲剧演员。《诺玛》中受到罗马将军 背叛的女祭司,《茶花女》中受世俗偏见被迫与爱人分离的妓女,《游吟诗人》中为爱自杀的贵族女儿,《拉勒莫的乔奇亚》中为爱疯狂的少女,仿佛都是为她度身 定做的角色。

 

这些意大利悲剧都按照这种叙事模式:悲剧女主角的爱情得不到满足,她要抗争,她要千方百计得到自己的爱情,然而命运最终让她们死于非命。而这种叙事模式,也让同性恋群体用来反映自己受到世俗和命运压迫的遭遇。


卡拉斯自己渴望爱情,渴望能够有男人可以给她一个家的感觉,然而事业让她与爱情失之交臂。希腊船王没能给她一个家,甚至以断绝交往威胁她堕胎。她的爱情没有得到回报。她的艺术生涯从此走下坡路。她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,发抖,原来声带中的弱点现在更加暴露在观众面前。

实际上,卡拉斯在六十年代后期就很少登上歌剧舞台了,顶多是在录音棚录制唱片。她 的最后一次登上歌剧舞台是在伦敦柯文特歌剧院,演绎普契尼的《托斯卡》,这也是卡拉斯唯一留下来的现场歌剧录像。在黑白影像中我们看到了她用撕心裂肺的歌 声留着眼泪唱出了著名唱段《为艺术,为爱情》:

 

艺术爱情 就是我生命

我从不曾伤害任何的生灵

我接过损难 默默的记住这人们的慕羡

我是个虔诚的信徒

在上帝面前用纯洁的心真诚的祈祷

永远是真诚的信徒

常把鲜花供奉

在这痛苦的时刻

为什么 上帝啊

为什么对我这样的无情

 

这段著名咏叹调唱出了卡拉斯的心声,然而这著名唱段也成为了西方同性恋群体的一段宣言,仿佛他们对爱情和艺术的向往从来得不到上帝的满足。

 

在演绎了这个角色之后,卡拉斯的舞台生涯已经走到了尾声,而这段令人动容的唱段也成为了她的绝唱。

 

卡拉斯生前的确得罪不少人,也受到不少人的热捧和喜爱。无论是同性恋者、异性恋者、珠宝商、历史学家、声乐系学生,还是歌剧舞台工作者,都能够从她的个人和艺术生活中得到灵感。

信息来源:微信杂志“欧洲文艺”,微信号Europa-kultur

相关连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