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资讯)同志作家首度接受电视专访 从遭受牢狱到被尊为学者 同性恋作家童戈接受凤凰卫视访问
对本文使用道具点击此处可在线向本栏目投稿
点击次数:
本站发表: 2009-01-10 00:38
最后编辑: 小川
最后编辑: 2009-01-10 00:58
原载: 凤凰卫视

阅读推荐

  • 十年来,同志在追求什么样的爱情十年来,同志在追求什么样的爱情十年踪迹十年心 有过激情,有过热情,也有过天真的承诺 有人找到了自己的伴侣,隐于市 有人和伴侣接受了开放关系 有人结婚去了有了自己的家庭 多数人分分合合 还在爱情的旅途中寻寻觅觅 十年,数着很长,过着很短 十年后,爱情是什么样的 我们想要的爱情又是什么样的
  • 动动手指头几分钟就能领取红包!!!动动手指头几分钟就能领取红包!!!动动手指头几分钟就能领取红包啦!!! 宋体; 为了解男性人群对尖锐湿疣疫苗的相关态度和行为情况,我们拟对男性人群展开此项调查,以为开展后期的尖锐湿疣疫苗相关研究提供理论依据。 本次调查,我们需要了解您的一般情况及对尖锐湿疣疫苗相关态度和行为情况,全程采用匿名形式。调查不会对您的健康和隐私造成伤害,同时我们保证对调查中所有可能涉及到您个人隐私的问题,给予严格保密。 用手机扫描下面二维码就可以领取红包啦!!!
  • 活动:与爱同行活动:与爱同行
  • 十年来,同志在追求什么样的爱情十年来,同志在追求什么样的爱情十年踪迹十年心 有过激情,有过热情,也有过天真的承诺 有人找到了自己的伴侣,隐于市 有人和伴侣接受了开放关系 有人结婚去了有了自己的家庭 多数人分分合合 还在爱情的旅途中寻寻觅觅 十年,数着很长,过着很短 十年后,爱情是什么样的 我们想要的爱情又是什么样的
  • 谈起性和健康你会想到什么呢?谈起性和健康你会想到什么呢?我们现在的“SEX-HEALTH图片大赛”正火热举行中哦!
    把你的想法注入到照片,图画,设计(图片或文字)与我们分享吧!
    本次大赛将会给大赛前三名颁发奖励(第一名的奖励是iphone6一台,第二,三名将会有惊喜奖品)!

    想了解详情请点击http://www.seshglobal.org/sex-health

  • 《被阅读的艾滋病患者》《被阅读的艾滋病患者》8月初的一天,深圳连降暴雨,但南山区的一家咖啡馆内却是人头攒动。来自香港的张锦雄Ken仔(以下简称Ken仔)和他的小伙伴们,正在发表演讲。倘若不是Ken仔自曝,或许不会有人知道,这个精力充沛的演讲者是个艾滋病人,并在18年前因此而濒临死亡。

同志作家首度接受电视专访

从遭受牢狱到被尊为学者 同性恋作家童戈接受凤凰卫视访问

(作者或来源) 凤凰卫视

【编者按】在2008年12月31日,广同网发布了来自友好同志团体的消息:中国CDC性艾中心特聘艾滋病防治专家、中盖合作国家项目监督委员会委员、北京纪安德咨询中心首席专家、中国男同健康论坛主席童戈先生,接受凤凰卫视《社会能见度》栏目专题采访——“谈童戈的研究和同志反歧视”。这则消息引起了广同网友的广泛关注,一方面,这是童戈先生以同志身份首度素面朝天在电视媒体中亮相,另一方面,较资深的广同网友还记得,童戈先生曾经长期为广同网撰写专栏。以下为刚刚播出的节目的文字内容。

从遭受牢狱到被尊为学者 访同性恋作家童戈

现在媒体都在谈论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,而在这期节目当中,我们采访的人被称为“同志”。三十年间,这个指称在民间彻底换了一个群体,他们就是同性恋者,更重要的是,三十年中他们的境遇也有了根本性的改变,他们逐渐地被社会接纳、理解和宽容。

解说:他叫童戈,知名同性恋文学作家,同性恋研究者,他本人也是一名同性恋者。这是他首度接受电视媒体专访,从秘密到公开,从遭受牢狱到被尊为学者,如今他要努力为自己的群体发出声音。

子墨:童戈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?

童戈:曾经有一个姓童的孩子,在当年我不知道究竟是他伤害了我,还是我伤害了他,所以一直在我的心里头存在着那么一个困惑,然后我在想到我的笔名的时候,这个“童”,儿童的“童”又和同志的“同”同音那个戈,就好像还有点儿很传统的意思吧,我要战斗。

解说:在圈子里人们都尊称他为“童戈老师”,写作,调研是他如今主要的工作,但是他的青年时光常常在压抑、分裂中度过,那个年代的“同志”不少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童戈:与同性恋朋友约会时被便衣警察抓住

子墨:早期您所经历过的,让您记忆最深刻的,同性恋遭受歧视的事情是什么?

童戈:我个人遭受的就是被关在,被拘留的那个过程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儿触目惊心的。

子墨:您介意给我们回顾一下这个过程吗?

童戈:我和我的朋友两个人在自己的家里发生了性的东西,他不应该被惩治,可是为什么我和我的朋友在外面见面的时候,就被便衣警察追踪到家里,而且我们完成性过程这个时间破门而入,这究竟是我们在违法,还是警察在违法呢?这个事情在过去还是比较普遍的。

子墨:这是发生在20世纪什么时候的事情?

童戈:90年代初期。

子墨:给您的震撼大吗?

童戈:非常大,因为这个事情,我自己辞职的,但是其中也有被迫的成份,否则我会在体制内享受体制的一切优越,包括职称,包括房子,包括工资,包括一切。

子墨:被拘留,公安有没有给你一个明确的说法?

童戈:流氓活动啊,你刚才谈到我感触为什么这么深?就是当我关在牢房里,真正地和那些赌博的,打架斗殴的,倒卖假银元的小偷等等关在一个屋子里头,我一个在社会上已经有所声望的一个作家,一个很著名的编辑家,那种羞辱感说不出来。

子墨:单位的领导会对你颇有微辞,或者是另眼看待吗?

童戈:这个大家的议论就很多了,当时如果听的话,我就只有自杀了,牢房外面附近有火车,所以我当时决定,就放我出去的那一天,我就沿着火车道远远地走,当我走不动了,我就扎到火车轮子下去,当我拘留期满放出来那一天,有一个朋友就在铁门外等着我,这样给我一种振作。

背负婚姻家庭“老男同志”活得很累

解说:专家曾对生活在大中城市,受过良好教育,相对年轻和“活跃”的男同性恋者进行调查,结果显示,同 性恋者因为受歧视,30%~35%的人曾有过强烈的自杀念头,9%~13%的人有过自杀行为,67%的人感到“非常孤独”,63%的人感到“相当压抑”, 超过半数人由于不被理解,曾感到很痛苦,并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,而童戈作为走过了半个世纪的同性恋者,他已经为人夫,为人父,生活得很累是他曾经最强烈的 感受。

子墨:活得累是您这个年龄的许多“同志”一种共同的感受吗?

童戈:是的,因为像我们这一代的“同志”几乎是说是对于同性恋,甚至这三个字都没有听到过的情况下,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,然后身上已经背负了很多的婚姻、家庭、子女、职务,甚至职业这些个负担,已经不像年轻人这样可以自由了。

子墨:但这样的异性婚姻是不是会带给“同志”人群更多的痛苦呢?

童戈:它成为了一柄双刃剑,有的会更尽心尽力地来扮演好,演好丈夫的角色,父亲的角色,也有的是把自己对于整个异性婚姻的不满,又用最传统的男尊女卑的东西转嫁到妻子身上,欺负妻子的也有。

子墨:今天的可能像80后很多“同志”,也许他们的生活方式,他们的心态和你们非常不一样吗?

童戈:非常不一样,他们并不避讳自己性的身份,也不避讳自己的一些生活的需求,而且可以去选择更多的方式,就和我们没有选择是不一样的。

解说:经历岁月磨砺,谈及妻子和儿子,童戈也充满爱意,一份不权威的调查显示,80%的“同志”最后还是选择了婚姻,目前中国同性恋者人数估计在3600万到4800万之间,其中大学生的同性恋比例接近10%。

 

子墨:我也看到有网友说,看了您的文学作品,能够感受到同性之间的爱情,其实也是那么美好。

童戈:同性之间,同样是有感情的,一个大家都公认的,特别漂亮的人,在我的眼里不漂亮,甚至说我会被一 个人的眉毛,我会被一个人的鼻子,我会甚至更多元的“恋老”的“恋童”的,我们“同志”人群里知道“恋熊”的,这像我的胖恐怕根本就达不到,必须得有我这 个胖一倍的“恋熊”“恋猴”的,“恋瘦”的,“恋足”的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这种强烈的这种爱欲,性感审美的这种标定点是非常非常多元的。

解说:1997年的香港,崔子恩的长篇小说《桃色嘴唇》和童戈的小说合集《好男罗格》先后上市,悄无声息,然而这一举动在“同志”圈子里却是石破天惊,因为这是中国大陆同性恋作家首次出版同性恋文学,如今“好男罗格”已经成为一些“同志”的自我称呼。

相关连接

      1/18/2009 10:34:00 AM

      冬眠状态通行证梦的旅途

      希望能有视频下载

      1/15/2009 9:06:00 AM

      冬眠状态通行证gdalbert

      支持,我错过看了,希望能有视频下载。

      1/10/2009 9:13:00 PM

      普通通行证memory

      少些歧视,多一些理解!要多少年才能盼到?